<ol id="tbvfz"></ol>
<strike id="tbvfz"></strike>

    <strike id="tbvfz"><delect id="tbvfz"><dfn id="tbvfz"></dfn></delect></strike>

    <track id="tbvfz"></track>

    <ol id="tbvfz"></ol>

      <track id="tbvfz"></track><track id="tbvfz"></track>

      【功勛遠望】探索未知,狂風巨浪中獨立前行

      發布時間:2019-04-30 14:21:36    來源:中國網    作者:亓創 高超    責任編輯:謝露瑩

      中國網4月30日訊 (通訊員 亓創 高超)征戰大洋,風險無處不在,挑戰無時不有,看似平靜無波的海面,水下卻可能是急流涌動。遠望2號船時常與狂風惡浪狹路相逢,但它始終以戰斗的姿態勇立潮頭,在波峰浪谷間留下了一道道驚險航跡。

      未知海域“趟海”探路

      由于受衛星發射軌道、飛行程序和測量條件等限制,遠望號船往往要遠離國際航道。首航太平洋積累下豐富航海經驗后,遠望號船開啟了獨闖大洋的蹈海進程,他們勇敢探索未知測量海域、獨立自主開辟遠洋航線。

      遠望2號船探索新航路

      1984年,我國第一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發射,遠望2號船奔赴南太平洋一片完全陌生的海域執行測量任務。出航前,時任船長的朱鵬飛帶隊調研走訪相關部門,在一份前蘇聯出版的海圖上發現任務海域有一個不明性質的疑存概位,并標注了明顯的危險線。

      “太平洋”并不太平,不僅時有巨風,深水中更會突兀聳起危險的珊瑚島、礁,還有許多極淺點灘,數量之繁多是世界上任何海區無法比擬的。

      為了確保安全,遠望2號船向上級建議,把任務海域向東移50海里,但仍然無法完全排除水下存在暗礁淺灘和障礙物的可能。

      當時條件下,遠望號船沒有配備聲吶測深等先進的海洋調查設備,是選擇相信他國資料畏難不前、還是自主探索勇往直前,遠望人敢闖敢干,他們駕駛船舶像牛犁地似的在半徑為75海里的海區來回搜索,在太平洋深處“趟海”探路。

      每隔10分鐘工作一次的測深儀,不斷跳躍變換著數字。船長朱鵬飛駕駛遠望2號船在危機四伏的大洋上,小心翼翼地探索海域。

      “水深20米。”“減速,前進一。”

      “水深12米。”“倒車。”……

      吃水達9米深的遠望2號船在衛星導航儀指示下,從原航線一點點返回,又一步步前進。測深儀顯示,船一直在淺水位徘徊。

      “停車,放水砣。”船長朱鵬飛下令。

      水手提著18磅鉛塊做成的水砣,掄起胳膊高高拋起,然后松手,沉重的水砣“嗖”一聲落入大海,擊起不小的浪花,反復數次,水砣都未觸底。

      “繼續前進。”

      通過慢速航行、定量測深、雷達搜索、觀察瞭望,他們航行七天七夜,確定了近千個船位,開辟出一片安全海域和一條3000多海里的安全航線,保證了衛星如期發射。

      馬里亞納海溝勇斗臺風

      宇宙有黑洞,地球上也有海洋黑洞。位于太平洋上的馬里亞納海溝,又被稱為“海底黑洞”,最深處達1萬多米。這片海域多發臺風和寒潮,海況最為復雜、險惡,世界航海界稱之為“魔鬼”海域。

      1997年4月17日,遠望2號船圓滿完成風云二號衛星海上測控任務航行途經這里,突遭12級狂風挾著低氣壓和寒潮三面襲擊。此時,救“星”的遠望號船在茫茫大洋上得不到任何救援,能否躲避海洋黑洞“吞噬”完全要靠自己。

      一開始,大家感覺船搖晃得太厲害,就跑到甲板上看個究竟:頭頂是一片藍天,海鳥在空中盤旋,看似很平靜,四周卻被一片片厚厚的旋風狀云層包圍,這一奇異的天象許多人從未見過,只有懂氣象的船員知道:“我們在魔鬼海域鉆進了臺風眼!”

      一位船領導去巡視廚房,突然巨浪涌來,船尾瞬間翹起,案板上的蘿卜、包菜被甩落地面,滾出老遠。“趕快臥倒!”瞬間,大家下意識趴倒在地上。正在炒菜的廚師,如果腰間沒系著繩子,很有可能被“甩”進了油鍋,后甲板工作的人,甚至會被“甩”落海里……

      22年后,遠望7號船電氣工程師孟海輝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仍然心有余悸,“當時船單舷傾斜23度,滔天巨浪撞擊在船體上,發出悶雷般的聲響,船頭忽地扎入水中,忽地躍向浪尖,仿佛要沖入海中。很多人不由得想家,想老婆想孩子,想年邁的父母,甚至有人偷偷寫起了遺書……”

      雪上加霜的是,劇烈的晃動使氣象天線難以跟蹤,接收不到正常云圖。即使預報員手動操作,也只能獲取扭曲變形的圖像,無法使用。此時,衛通已經無法正常開機,失去了和陸上的聯絡,通信中斷前一小時接收到的氣象云圖成了救命圖。

      遠望2號船從前進4退到了前進3再退到前進2,之后又被浪打回了3節,幾乎就是在風浪中“打轉”。

      風高浪急,時任船長的吳正松親自操舵。憑著豐富的航海經驗,他大膽決策,在臺風轉弱的片刻,將航向與風向調整成30度左右交角,全速航行、突出重圍。

      與死神擦肩而過的船員們,個個像大病一場,幾天后踏上陸地,他們的雙腿仍然軟弱無力。事后,人們才知道,就在遠望2 號船勇斗臺風的時候,附近有兩艘外國輪船被“海域黑洞”無情吞噬……

      南太平洋“帶傷”護神舟

      2002年3月,遠望2號船出航執行神舟三號任務。

      停靠某外港期間,在對各液體艙進行壓滿倉檢查時,輪機技師萬細春發現兩個相鄰的油艙水艙中間出現5處焊縫裂紋,最長達到5厘米。

      船在外港無法進行鋼板“縫合”作業,此時火箭已豎上高矗的發射塔,遠望2號船如果不能按時到達,飛船發射計劃將全盤變動。

      大洋兩岸電文電話幾經往來,經過船上的檢測分析最終與國內船體設計部門達成一致結論:只要避免在大風浪中航行,確保裂縫不再擴大,就能夠前往預定海域執行任務。

      測量船上的遠望人在海上搶修故障。

      遠望人以超群的智慧、非凡的勇氣采取應對措施:規避惡劣海況,采用安全航速,適當減少裝載,保持兩艙液位,定期檢查受損部位,有效防止了船體受損惡化。

      就這樣,遠望2號船趕在發射前到達預定海域,順利完成了飛船前三天共37個圈次的測控任務。

      即將開始第四天測控任務時,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迅速逼近遠望2號船。氣象人員根據資料分析,海區未來24小時內將生成一股熱帶氣旋,風力最高可達11級。這是現在所能承受的極限!

      遠望2號船“帶傷”堅守在任務海域,鏖戰20多小時拿到6個圈次完整數據后,開始與風暴的全速賽跑,安全遠離風暴氣旋。

      最終,遠望2號船圓滿完成任務,安全停靠碼頭。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網
      青草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