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tbvfz"></ol>
<strike id="tbvfz"></strike>

    <strike id="tbvfz"><delect id="tbvfz"><dfn id="tbvfz"></dfn></delect></strike>

    <track id="tbvfz"></track>

    <ol id="tbvfz"></ol>

      <track id="tbvfz"></track><track id="tbvfz"></track>

      血戰湘江:紅軍長征中最慘烈之戰

      發布時間:2018-12-29 13:30:44    來源:新華社    作者:梅世雄    責任編輯:謝露瑩

      新華社北京12月20日電題:血戰湘江:紅軍長征中最慘烈之戰

      新華社記者梅世雄

      “死的人太多了,滿江的血水。”盡管已經過去84年,但戰況之慘烈仍清晰印刻在百歲紅軍劉惟治的腦海中。

      老人記憶中最慘烈的戰役,指的是紅軍長征中的血戰湘江。

      1934年11月下旬,始自贛南的長征已40多天了,連續突破三道封鎖線的中央紅軍抵達廣西境內全州、興安一線的湘江邊。

      此時,蔣介石已調集40萬大軍在湘江兩岸圍追堵截。

      11月25日,中革軍委下達了強渡湘江的命令。11月27、28日,紅1、紅3軍團各一部搶在國民黨軍之前趕到湘江,控制了湘江西岸界首至腳山鋪一線的渡河點,架設起5座浮橋。

      但是,中央軍委縱隊行軍速度極為緩慢,80多公里足足用了4天時間。

      “這不僅喪失了有利的渡河時機,而且使負責掩護渡江的紅軍各部隊不得不與敵人展開激烈的爭奪戰,戰況慘烈,犧牲慘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副院長馬衛防說。

      11月28日凌晨,國民黨軍向紅軍先頭部隊發起猛攻。

      11月30日,堅守界首以南高地的紅10團一天之內犧牲了兩任團長,向江邊運動的部隊在敵機猛烈轟炸下成片倒下。劉惟治所在的紅1軍團1師1團,就是在這一天趕到湘江邊增援的。

      “我們連打了幾天仗,又星夜趕來,沒有時間構筑陣地便投入戰斗。”時任紅1團青年訓練班戰士的劉惟治說,“戰至下午,陣地上的人幾乎少了一半。”

      12月1日,戰斗進入最關鍵階段,也是戰斗最激烈的一天。紅軍12個師中,只有4個師和軍委縱隊渡過了湘江。西岸的8個師,隨時面臨被圍殲的危險。

      當天凌晨,中共中央在兩個小時內連續發出兩份急電,命令全力阻擊進攻之敵,確保西進之路暢通。

      這一天,紅軍廣大指戰員同國民黨軍展開激烈搏殺,鮮血染紅了滔滔湘江水。

      至12月1日17時,中央機關和紅軍主力大部渡過湘江。掩護主力的紅5軍團34師、紅3軍團18團則被阻斷在了湘江西岸,大部分陣亡。29歲的34師師長陳樹湘腹部中彈被俘后扯斷自己的腸子,壯烈犧牲。

      血戰湘江之后,中央紅軍銳減到3萬人。馬衛防說,這是紅軍成立以來最為慘重的損失。這一嚴重失利,是“左”傾領導者實行退卻中的逃跑主義所造成的嚴重惡果,是錯誤路線的失敗。

      馬衛防說,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特別是湘江戰役的嚴重失利,成為“左”傾冒險主義軍事路線徹底破產的重要標志,為之后召開遵義會議并確立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奠定了重要的干部和思想基礎。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新華社
      青草在线视频